安默

all叶主黄叶 护卫

  我那年……初次遇见他的时候,我们都还年少。他是叶家尊贵的大少爷,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的小乞丐。实话实说吧,我那时是真的没想过我和他后来会有那么多交集。

  可没想到,这光阴吧,一晃就过去了。我回不到年少无知的年纪,他也再没了鲜衣怒马的时候。

  

  

  

  •《护卫》

  •主黄少天×叶修,含轻微all叶

  •古风,结局be,文笔烂ooc慎


  


  


  那天冷,是真的冷,地上还有着昨天夜里残存的雪,狂风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脸。我当时……才不过七八岁吧,穷的买不起衣服,冰天雪地里就着几件破衣服取暖,险些没冻死在那里。也不知道叶修他怎么想的,他较我年长一点,当时也是个奶娃娃,偏偏走到我旁边,一声令下,就让下人把我给带回去了。

  我被冻的迷迷糊糊的,啥也不知道,结果一醒过来,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屋子里,大概是被清洗过,身上还穿着布衣。我当时是真的傻了,还以为进了妖怪窝里头,他进来看我的时候我还防备地盯着他。不过他也不在意,反而将饭食放到一旁,对我说道:

  “醒了?醒了就来吃点饭吧,看你大概饿了几天。你别那样看着我,这里是叶府,我是叶家大公子叶修,能图你点什么?吃了饭后,还要你把药钱饭钱给还了呢。”

  他说话一直都不太好听,但胜在实用。我一听这话更傻了,处在皇城,谁人不知叶府?权倾朝野,手握重兵,连皇上见了他们叶家的掌权人,都要礼让三分。我一个小乞丐,何德何能入了他叶修的法眼?

  一百个问题堵在我心口里,可我不敢问,便听他的话吃完饭了。你说他那耐性到底是什么时候练出来的?居然也不催我,硬是等我吃完了饭才带我走。我被他拉到正房,里头站着叶老爷和他的孪生兄弟叶秋。他敬了个礼又逼着我敬了个,接着就对他父亲说要让我做他的侍卫。

  我当时啥也没说,不是不想,是不敢,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这人虽说看着可恶,对旁边的人总是不损上一句不罢休,可心地是真的好,不然哪来那么多人都喜欢他、将他放在心尖尖呢?他知道我出了叶府后无路可走,可叶府也不收闲人,恰巧我根骨好,乃天赋异禀之徒,索性就将我收作侍卫,既给了我条活路,又让他有了个伴。

  叶老爷大概也明白,干干脆脆地同意了,搞得叶秋后头也学着他捡了个比我还小一点的孩子回来。不过叶秋对那个人可没叶修对我这样上心,又是夹菜又是上药,早些时候还会问我习不习惯这里。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真性情,只觉得叶家大少竟然如此亲切,感动地眼泪汪汪。换成现在,我非得烦死他不可。

  虽说担了个护卫的名头,但因为我年纪同他差不多大,我便和他一同在叶家学堂里学习。叶家什么都教,五经六艺、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我随他都碰过,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武艺,毕竟我当时只想着护卫他。当然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我简直聪明绝顶,一代剑圣没有小时候的基础哪能成才。

  他和我不一样,就如他后来精通万般武艺,他那时候,就已经是个全才了,只除了字丑一点,但那也是因为他懒得练。你别这样看着我,他在的时候这些话我当然说不出口,生怕给他长志气。可现在他又不在,说实话也没什么。你别以为我天天和他胡扯打闹就是没认真看待他,我可佩服他了,就跟我可喜欢他一样。

  上课归上课,其他的事也多。叶家家大业大,人也多,旁系子弟约莫有几十个,除了些安分守己的,哪个不恨我这个入了叶修法眼的人?小麻烦自然少不到哪儿去。叶修将这些全看在眼里,不过他没拦着。我后头问他,他说让我历练历练也好,登时就消了我一肚子的怨气。结果那些人太没见识,一次让我去山林里,害得我半夜才伤痕累累地出来。实在点说,叶修这人性子可沉可沉,我与他相识二十多年来,总共见他才发了几次脾气。那天夜里便是第一次。我猜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,于是第二日就把旁系都叫过来,挨个敲打了一番。自此以后,再没人敢动我。

  只是那之后不久,我便与他分别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