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默

若问京城内最有权势之人,出人意料的是,并非皇帝,而是那叶王爷。

而又问这京城权贵最畏惧之人,也不是皇帝,而是叶王爷。为何?自然是因为叶王爷比皇帝还有权势啊!他们不怕他,又会怕谁呢?

“我冤呐——”叶修软在竹椅上,拖长的音带出一种懒懒的腔调,听上去毫无说服力。“我倒不知,何时我竟成这京城中最有权势之人了?分明是皇帝,瞎说的都得拖出去打。这种街边小巷的流言可听不得也说不得,要叫那帮老头子知道了,真得气得一病不起,那可是罪过了。”

话音刚落,苏沐橙便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而方才还在滔滔不绝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:“这算什么罪过?这帮老头子天天对着你的脸身体都比你还硬朗,听个传言还能一病不起了?哪门子的歪理。而且这流言可是你要我说的,现在却又……”

“打住。”叶修一下截过话头,“分明是你自己听着这些,回来就想说给我们听,哪是我要你说的?若我方才知晓你要说什么,定不会让你张口的。对吧沐橙?”

“叶修!”

苏沐橙端坐在一旁禁不住笑着听两个兄长互相讽刺,手里捧着的茶却没起一丝波澜。几个下人远远望见此幕,眼中俱是惊艳,不知不觉时竟好似被迷住了心神一般。好在他们还记着本分,忙不迭地垂下头,再不向那处投去一眼。

看美色,也是要有命才能去看的啊!下人们心里发苦。这段时日来,已有不少人寻思着脱离叶家,只是因为卖身契在叶总管手中,而且自己提出离开这里,似乎也不大好……

不仅如此,叶家下人的待遇极好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。也不说薪俸高,光是主子们都好伺候,不会轻易打骂下人这点,放到其他府中便是极为难得的了。若是离开了叶家,又上哪儿去找这么一份好差事?想想那些下人离开叶家的心就更淡了。

但他们离开叶家这想法,又是怎么来的?

这,还得容我慢慢道来了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