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默

个原耽梗。


网游,全息。大概是目前最火的一类全息网游,全球玩家最多的。主要是走西幻元素,因为制作组(作者)的脑洞还不够大所以暂时没有中华成分,是正在准备推出的东西。由于人数众多所以一共分出了几十个服务器这样。

世界设定参照我以前的一个西幻设定(。

十大种族:

神族:创造了各族的神明,经历过“诸神的黄昏”后现在已经难以寻找到神族的痕迹。

人族:人口数量最多的种族,身体素质大概是倒数第二,魔力值武力值也比较差,但是是所有种族最爱学习的,主要生活于大陆南部。

魔族:身体很健壮,全民天生拥有魔力,天性好斗,统领整个魔族的人为七宗罪,不过七宗罪仅仅是天族予以最初的魔界七君主的罪名,并不代表后来获得这个称号的人就是这个性格。与天族相对立,因为创造双方的神明关系很差。生活在大陆下界。

精灵族:避世,生活在大陆北部一块与世隔绝的地方,擅自闯入那里的人都会得到惩罚。据说性格冷漠,都是美人。

龙族:避世,生活于大陆南部的龙岛上,据说至今还没有人找到龙族生活的地方。种类按颜色分。

血族:以血为生,不管是什么血都可以接受,族人除却二代血族都由其他的种族转换而来,生活在大陆下界。

天族:就是天使啦,阶级按照圣经里面的分类,然后最高一级的炽天使就是上界之主,生活于大陆上界。

矮人族是身体素质最差的种族,族人不一定都是矮子,擅长造物,拥有极高的智慧,生活在大陆东部。

兽人族:按照兽形来分类,然后实力比较差的化为兽形之后会有耳朵或者尾巴留下来,无法完全化形。生活在大陆北部。

妖族:我随便想的,还没想完全,主要包括塞壬、树妖这类的,严格来说和兽人族也没有太大差别(。)生活的地方很广。

大陆西部为沙漠,少有种族在那里



攻受所在的服务器的势力情况基本就是三足鼎立的状态。攻是其中一个帮派 的会长,战力排行榜前十的大佬。是法师+刺客的综合状态,近战远战都ok就是有点脆。通常是一招秒一群的那种。比较高冷腹黑脾气不太好,然而长得好看的人值得被原谅。受主攻生活系,是个生活大佬,是个弓箭手+召唤师。较为成熟但是拿攻这种性格的人没有办法(每天都想抽死对方)。相识是因为某次攻想单挑一个boss,然而受正好想要那个boss身上的一件材料,一箭射过去正好打乱攻的计划,攻差点没死,因此怒怼受。受虽然技术好但是自己的装备不ok于是被揍。

角色死亡会掉东西,不过受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把很多东西都放在了仓库里面,所以根本不在乎攻找他麻烦。

01

森林里突然下起了大雨。

君莫笑无力躲避坠落至他脸上的水珠,他甚至没有力气去理睬一边对他以及他的猎物蠢蠢欲动的凶兽,方才的搏击已然给他造成了严重伤势。现在的他已是强弩之末,他明白。但是认输之类的事情,不可能。

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为自己撑开了一个小小的护盾,体内干涸的魔力池告诉他自己需要休息了,然而危机感久久不灭。他会就这样死去吗?君莫笑漫无边际地想着,涌上来的感情却不断诉说着不甘。

可他忽然听见了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应该是个青年,估算一下可能是二十岁左右,是善是恶听不出来,他迷迷糊糊间只听见那一句话,随后便再记不清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了。

他听见那个人说:

“哎哟,这里竟然还有个人类?”

 

02

雨淅淅沥沥地下,水滴重重地击打树叶,再顺着它的纹路缓缓流下。君莫笑对雨天并不陌生,这是森林里的常态。甚至在他懒得寻找水源的时候,随手用张树叶接下雨水,也足以令他解渴了。可他不应该是死了么?怎么还能听见这声音?

他睁开双眼,面前并非全然的黑暗,一人背对着他,正坐在柴火边 似乎是在发呆。他摸摸自己的伤口,那里显然被包扎过。治疗的手法略显粗糙,却无端令他有了几分安心。他顿了顿,张口问道:

“是你……是你救了我吗?”

话一出口君莫笑就被吓到了,许是因为此次重伤,他的嗓音一时间都粗粝不少。那人转过身来,不算过分英俊又或者过分妩媚,只是清秀,倒使得君莫笑挪不开视线。那人之前似乎是在抽烟,此时将烟拿开,扬眉一笑便说道:“说救了你……勉强算吧,你那个护盾支撑着,也没几个凶兽敢上前,只不过你的伤势过重,如果一直放你在那里估计会流血而死。”


戏骨【卢叶】(一)

·把许久以前的文慢慢搬过来

•卢叶only,娱乐圈paro,不知道能写到哪里就这样吧

•年龄微调,叶修25小卢16

•娱乐圈和演戏的事情都是瞎掰

第一章

叶修刚走进片场,就看见苏沐秋黑着一张俊脸,浑身冒着黑气。

他险些当场笑出声。自从五年前苏沐秋凭着《神袛》一举成名后,身价水涨船高,再没有了早期只有新人可用的窘境。然而兴欣实在穷,前不久欠了蓝雨一个人情,现在他这部剧的男三不得不让一个新人来演,估计还是没几次经验的那种,也不知道NG几次了。看他这样子,恨不能回去捅死那个一口应承下来的自己。

叶修倒也没能多幸灾乐祸几秒,苏大导演火眼金睛,分分钟看到这个人影,当机立断推他过去调/教新人。叶修听他说完只觉得满心绝望:“不是吧苏沐秋聚聚,上一场赶完我就马不停蹄地朝你这边过来了,你不速速拍完我的戏份来报答我就算了,竟然还推我去调教新人?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“当然不会,”苏沐秋很冷酷,随后端正态度严肃道,“我说真的,这孩子真得要你来解决。蓝雨也是厉害,从没接过戏的新人都敢放到我这边来,要不是天赋还不错,我准把他给赶回去。”

“等等,一次都没接过?太过分了吧?”叶修目瞪口呆,“小唐他们的第一次我都没敢给你,蓝雨的人心这么宽,就不怕被你骂的狠了从此一蹶不振?”

“……滚,我向来很和善的好吗!”

他俩一边走一边拌嘴,周围的工作人员对此都见怪不怪了。苏沐橙见她亲哥突然蹿了出去,心念一动,估量一下两人扯皮的时间扭头对身旁的少年说:“别怕别怕,哥哥只是脸黑了一点,下次加油吧。而且叶修也来了,等下应该会先安排他带你吧。”

“诶叶修前辈来了吗!真的可以让他带我吗!”卢瀚文雀跃起来,没一会儿又有些沮丧,“可是,如果我还是没达到的要求怎么办?”

……她哥真是给这孩子填了许多压力,本来多有活力啊,现在都开始怀疑人生了。苏沐橙咳了咳,却没来得及说话。叶修走过来先揉揉她的脑袋权当打了招呼,接着看向卢瀚文,有些惊讶道:“你就是卢瀚文吧,这么小?才多大啊?”

不能怪他太吃惊,圈内不是没有年纪小的,只不过大多都是童星出生,早有了无数经验。眼前这孩子看着不过十六七岁,显然也不是科班出生。他估摸着,可能人就是对这一行有点兴趣,报了个训练营,结果天赋毕竟高就不知被哪路大神看中,从此踏上这条道路。

“叶修前辈好!我今年才过十六生日!”

还真的是。

叶修摸摸下巴,他本来还想问几个问题,却被苏沐秋不耐烦地打断了,在苏导演面前没有什么比他正卡着的戏更加重要。他清了清嗓子,大声道:“好了好了,有什么话等会再说。叶修你要看看他的戏对吧?”见人点头,他继续说,“行吧,那还是刚刚那场。喂休息时间到了啊都快去准备准备——”

*

“你觉得如何?”这一场自然也没有过,但苏沐秋没放冷气,反而拿着两瓶矿泉水便凑到叶修身边问。卢瀚文一边沉浸在又演砸了一场的愧疚与忐忑中,一边又忍不住想听听叶修前辈对他的评价的渴望。奈何距离太远,他也只好脸红红地迎着苏沐橙好笑的目光。

“唔,还不错,”叶修沉吟了一会说道,“天赋摆在那里,还是有戏感,只不过太年轻,虽说这个角色本来就需要一份青涩,但他演的太过火,反而让人感觉太假。”

卢瀚文演的这个男配是个刚入社会的小警察,有能力,但是在处理事情上就没有那么老成。本来他一个新人也正好表达这种青涩,但现在看来,却有些过火了。

苏沐秋挑眉:“你的想法也是这样?好吧,演戏方面你总是比我强,那叶修大大能给个方法出来吗?”

叶修笑了笑,说:“这有什么,你不是早就想好了吗?”

“先拍一场我的部分,给他看吧。”


all叶主黄叶 护卫

  我那年……初次遇见他的时候,我们都还年少。他是叶家尊贵的大少爷,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的小乞丐。实话实说吧,我那时是真的没想过我和他后来会有那么多交集。

  可没想到,这光阴吧,一晃就过去了。我回不到年少无知的年纪,他也再没了鲜衣怒马的时候。

  

  

  

  •《护卫》

  •主黄少天×叶修,含轻微all叶

  •古风,结局be,文笔烂ooc慎


  


  


  那天冷,是真的冷,地上还有着昨天夜里残存的雪,狂风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脸。我当时……才不过七八岁吧,穷的买不起衣服,冰天雪地里就着几件破衣服取暖,险些没冻死在那里。也不知道叶修他怎么想的,他较我年长一点,当时也是个奶娃娃,偏偏走到我旁边,一声令下,就让下人把我给带回去了。

  我被冻的迷迷糊糊的,啥也不知道,结果一醒过来,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屋子里,大概是被清洗过,身上还穿着布衣。我当时是真的傻了,还以为进了妖怪窝里头,他进来看我的时候我还防备地盯着他。不过他也不在意,反而将饭食放到一旁,对我说道:

  “醒了?醒了就来吃点饭吧,看你大概饿了几天。你别那样看着我,这里是叶府,我是叶家大公子叶修,能图你点什么?吃了饭后,还要你把药钱饭钱给还了呢。”

  他说话一直都不太好听,但胜在实用。我一听这话更傻了,处在皇城,谁人不知叶府?权倾朝野,手握重兵,连皇上见了他们叶家的掌权人,都要礼让三分。我一个小乞丐,何德何能入了他叶修的法眼?

  一百个问题堵在我心口里,可我不敢问,便听他的话吃完饭了。你说他那耐性到底是什么时候练出来的?居然也不催我,硬是等我吃完了饭才带我走。我被他拉到正房,里头站着叶老爷和他的孪生兄弟叶秋。他敬了个礼又逼着我敬了个,接着就对他父亲说要让我做他的侍卫。

  我当时啥也没说,不是不想,是不敢,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这人虽说看着可恶,对旁边的人总是不损上一句不罢休,可心地是真的好,不然哪来那么多人都喜欢他、将他放在心尖尖呢?他知道我出了叶府后无路可走,可叶府也不收闲人,恰巧我根骨好,乃天赋异禀之徒,索性就将我收作侍卫,既给了我条活路,又让他有了个伴。

  叶老爷大概也明白,干干脆脆地同意了,搞得叶秋后头也学着他捡了个比我还小一点的孩子回来。不过叶秋对那个人可没叶修对我这样上心,又是夹菜又是上药,早些时候还会问我习不习惯这里。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真性情,只觉得叶家大少竟然如此亲切,感动地眼泪汪汪。换成现在,我非得烦死他不可。

  虽说担了个护卫的名头,但因为我年纪同他差不多大,我便和他一同在叶家学堂里学习。叶家什么都教,五经六艺、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我随他都碰过,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武艺,毕竟我当时只想着护卫他。当然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我简直聪明绝顶,一代剑圣没有小时候的基础哪能成才。

  他和我不一样,就如他后来精通万般武艺,他那时候,就已经是个全才了,只除了字丑一点,但那也是因为他懒得练。你别这样看着我,他在的时候这些话我当然说不出口,生怕给他长志气。可现在他又不在,说实话也没什么。你别以为我天天和他胡扯打闹就是没认真看待他,我可佩服他了,就跟我可喜欢他一样。

  上课归上课,其他的事也多。叶家家大业大,人也多,旁系子弟约莫有几十个,除了些安分守己的,哪个不恨我这个入了叶修法眼的人?小麻烦自然少不到哪儿去。叶修将这些全看在眼里,不过他没拦着。我后头问他,他说让我历练历练也好,登时就消了我一肚子的怨气。结果那些人太没见识,一次让我去山林里,害得我半夜才伤痕累累地出来。实在点说,叶修这人性子可沉可沉,我与他相识二十多年来,总共见他才发了几次脾气。那天夜里便是第一次。我猜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,于是第二日就把旁系都叫过来,挨个敲打了一番。自此以后,再没人敢动我。

  只是那之后不久,我便与他分别了。

若问京城内最有权势之人,出人意料的是,并非皇帝,而是那叶王爷。

而又问这京城权贵最畏惧之人,也不是皇帝,而是叶王爷。为何?自然是因为叶王爷比皇帝还有权势啊!他们不怕他,又会怕谁呢?

“我冤呐——”叶修软在竹椅上,拖长的音带出一种懒懒的腔调,听上去毫无说服力。“我倒不知,何时我竟成这京城中最有权势之人了?分明是皇帝,瞎说的都得拖出去打。这种街边小巷的流言可听不得也说不得,要叫那帮老头子知道了,真得气得一病不起,那可是罪过了。”

话音刚落,苏沐橙便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而方才还在滔滔不绝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:“这算什么罪过?这帮老头子天天对着你的脸身体都比你还硬朗,听个传言还能一病不起了?哪门子的歪理。而且这流言可是你要我说的,现在却又……”

“打住。”叶修一下截过话头,“分明是你自己听着这些,回来就想说给我们听,哪是我要你说的?若我方才知晓你要说什么,定不会让你张口的。对吧沐橙?”

“叶修!”

苏沐橙端坐在一旁禁不住笑着听两个兄长互相讽刺,手里捧着的茶却没起一丝波澜。几个下人远远望见此幕,眼中俱是惊艳,不知不觉时竟好似被迷住了心神一般。好在他们还记着本分,忙不迭地垂下头,再不向那处投去一眼。

看美色,也是要有命才能去看的啊!下人们心里发苦。这段时日来,已有不少人寻思着脱离叶家,只是因为卖身契在叶总管手中,而且自己提出离开这里,似乎也不大好……

不仅如此,叶家下人的待遇极好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。也不说薪俸高,光是主子们都好伺候,不会轻易打骂下人这点,放到其他府中便是极为难得的了。若是离开了叶家,又上哪儿去找这么一份好差事?想想那些下人离开叶家的心就更淡了。

但他们离开叶家这想法,又是怎么来的?

这,还得容我慢慢道来了。


【高黑】有一件事

短篇,首发贴吧,这里也发一下=w=

文笔渣+OOC都是我的,角色属于原作




  有一件事,请你认真听我说完。

  因为这件事情于我来说,真的,很重要。

  

  *

  

  高尾和成不是没有庆幸过的。

  你看,他有什么不值得庆幸呢?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拥有卓越的才能,身边也存在着一群可靠的队友,同时各个对手们也足够强大却不至于令自己丧失信心……不过这种庆幸存在的时间并不长,如果没有他一直以来的努力,想要在篮球上拥有这样的成绩,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。

  所以说,命运命运,命很重要,可同样的,运也很重要。

  只是他也并非没有因此而懊恼过。

  因为一个人。

  黑子哲也,诚凛高校一年生和我同年,身高168诶比我矮,体重57kg怎么这么轻,所谓的奇迹的时代的“幻之第六人”,存在感很低不过我是可以轻松看见他的,鹰眼就是这么棒~传球技术十分厉害,而且会时不时玩一发消失。个性稳重温柔又有些黑,总的来说,十分地对我胃口。

  毕竟他可是我喜欢的人,不管怎样都很对我胃口。

  ……等等,我说了吗?就这么说出来了吗?

  好吧,那我就再说一遍,认真的,我喜欢黑子哲也。

  至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,他说不出,也想不起来。只是在得知这个人的存在时,就已经开始在不知不觉中观察他了。这个人很纤细,白白净净又矮矮的,看着十分乖巧和善,实际上面瘫且较真不服输。最让高尾和成佩服的就是他为了目标努力坚持的那一点,你想想吧,如果是其他人遇到黑子的那种情况,有几个能像他一样,努力把奇迹的世代这群人努力从中二的道路上掰回来的?

  起码高尾自己代入一下,深觉他很难做到。而且作为小真的队友,实际的受益者,他同样,也是十分感谢黑子哲也的。

  所以与此同时,关注度自然也就更高了些。

  手机号可以从小真那里要过来,剩下的事情就要自己去做。同样喜欢篮球所以可以一起出来看比赛嘛,有些关于篮球的消息也可以一起分享一下嘛,他们两个也可以出来打打球,锻炼锻炼新技能,再一起去吃些东西、讨论讨论某些男人之间的话题。要如何拉近关系这种事情高尾和成可是最清楚不过了,当然啦,和他的关系变好也不是什么问题。

  但是这仅仅是拉近了作为朋友的关系。高尾和成有些沮丧,也有些懊恼。我和他从陌生到认识,从生疏到亲密,从“黑子”到“小哲”,关系好的连小真和火神都有些不爽。那么问题来了,要如何才能,更进一步呢?

  换句话说,要如何才能,成为他的男朋友呢?

  最善于交际、最善于拉近关系的高尾和成也想不出来,只好日复一日地加深对黑子的关注,然后,加深对他的喜欢。

  照这么来看的话,他可能,直到分别之后他也仅仅和黑子是朋友而已。

  高尾和成可不希望是这个样子。

  

  *

  

  “哎小哲!哦还有火神,好久不见啦~”

  “高尾?!你怎么在这?!”

  “啊……是好久不见了呢,高尾君。请问今天突然过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没有事就不能过来找你吗……不过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事啦,小哲你过来一下,火神就麻烦乖乖站在那里啦。”

  “……啧。”

  “好的。麻烦火神君请等一下了。话说高尾君,到底是有什么事呢?”

  “小哲你再过来点嘛,来来来我和你说件事~”

  

  *

  

  他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后果。

  可能是被接受,那将是最好的结局。

  但也可能是被拒绝,从此难得一见。

  他承受不起失败的后果,但是,最坏的结果,比起始终不说,却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他不希望黑子有除他以外的喜欢的人。

  他不希望黑子以后会和除他以外的人结婚。

  他更不希望……更不希望,自己连尝试都没有过,连被审判都没有过,就这样,轻易地放弃了。

  要说出来。

  一定,要说出来。


  *

  

  黑子有些疑惑地凑上前:“这样的距离还不够吗……请问高尾君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?”最好不是在戏弄我。

  “啊,小哲小哲,你听我认真地跟你说,这件事情很重要,”高尾和成凑到黑子的耳边,一字一句地说着,全然没有了平日那种说笑般的语气,“我想了很久,虽然结果可能会很惨烈,但是,我还是决定要把它说出来。”

  “我喜欢你,黑子哲也。”

  “你愿意,和我交往吗?”

  

FIN


有一点点部分和贴吧的不同,那是因为临时改了_(:з」∠)_觉得这样更好一些啦